日本「飛特族」、韓國「袋鼠族」興起 為什麼各地青年都躺平?

個人增值 10:30 2023/06/22

分享:

分享:

近年來,中國年輕人興起「躺平」的生活方式,其他地區的同齡人亦出現類似的現象,日本有長期打零工的「飛特族」,韓國則有與父母同住的「袋鼠族」。爲何現在的年輕人紛紛放棄奮鬥、選擇躺平?

韓國「袋鼠族」 強烈的財務焦慮

近70%的韓國千禧一代擁有大學學位,但他們在就業市場上無法找到與高學歷相匹配的工作,導致失業率高企。而由於高房價,許多千禧世代仍然與父母同住,被稱爲「袋鼠族」。

韓國把千禧一代和Z世代統稱為「MZ世代」,他們生於1980至2005年之間,佔韓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是韓國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

Business Insider報道,28歲青年Kwon Joonyeop就是這樣一位「袋鼠族」。他畢業於韓國頂尖的延世大學,在一家跨國科技公司做數據分析師。但是和大多數未婚的韓國年輕人一樣,他和父母住在一起,儘管收入高於全國平均水平,但他甚至不會考慮在未來10年內購買自己的房子。

MZ一代有強烈的財務焦慮,他們發現自己的生活目標越來越遠,而住房、交通和教育的費用卻創下歷史新高。

收入高於全國水平 卻付不起樓價

根據韓國統計局的數據,只有12.7%的單身MZ一代和36.6%的已婚MZ世代夫婦擁有房屋。

據韓國就業和勞動部報告, 2022年首爾的平均房價為12.8058億韓元(約784萬港元)。而 25至39歲韓國人的平均年薪為3463萬韓元至4941萬韓元。

隨著住房成本飆升和銀行利率上漲,許多年輕和未婚的韓國人沒有足夠資金買樓。韓國金融時報報導,只有2.6%的中等收入家庭能負擔首爾的房屋。 

韓國統計局2022年的報告顯示,至少42.5%的MZ一代仍與父母同住。

而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中,年輕的韓國求職者面臨著不斷上升的失業率。 截至今年2月,韓國20至29歲人群的失業率為 7% ,比1月增加1.2個百分點。

韓國經濟研究所通訊主任Sang Kim向Business Insider表示,韓國勞動力市場沒有足夠的高薪工作供年輕畢業生選擇:「過去,人們努力奮鬥進入名牌大學,這保證了有名望的工作。但今天的現實是,即使擁有頂尖學校的學位,人們也很難找到他們想要的高質量工作。」

日本「飛特族」 自稱社會等級「下之下」

在日本,失業或打零工、沒有全職工作的人被稱爲「飛特族」(Freeters),他們平均年齡為15至34歲,在高中或大學畢業後並沒有開始職業生涯,而是通過低薪工作賺錢。

据厚生勞動省的數據,2003年日本飛特族人數高達208萬人,之後雖然逐年波動下降,但到2019年也仍然有138萬人。

橋本健二的《底層世代》一書介紹了多位飛特族的典型個案。

其中一位東京都的二十多歲男性,現在與母親、姐姐一起住在出租屋。從職業學校畢業後他曾在一家信用金庫做全職工作,但由於健康問題在四年後離職。後來又在親戚開的中小企當機械整備員,但4個月後就因不滿職場環境而辭職。他曾經因憂鬱症等心理疾病就醫。現在他正在求職,暫時沒有收入,家庭收入不到200萬日元。他自認屬於「下之下」的社會等級,未來很可能淪爲貧窮階層。

另一位同樣住在東京都的三十多歲女性,是一位單親媽媽,與女兒住在出租屋。短期大學畢業後,她曾在服裝零售店當合約制員工,一度晉升為店長。但工作9年後,被迫因家庭原因辭職。之後,她再在一家超市以派遣身份工作,但3年後又因家庭因素辭職。在失業的這段時間,她生下了女兒,現在需要一邊撫養女兒,一邊重新找工作。目前由於失去了收入,她的飲食費、醫藥費等開支都大幅縮減。雖然表示還算幸福,但她認爲自己已變成貧窮階層、對未來懷有很大不安。

80年代人口增長 卻遇泡沫爆破

橋本健二指,自1980年代末泡沫經濟時期起,日本底層人口開始增長。在泡沫經濟下,社會對勞動力的需求大增。企業爲了管控成本,僱傭更多非典型勞工,許多應屆畢業的年輕人也加入打零工大軍。飛特族湧現的現象隨泡沫經濟的破滅而惡化,不良債權問題又讓日本社會陷入長期不景氣,使得非典型勞動成爲常態。

此外還有多種因素共同造成了飛特族的失業、無業狀態。許多飛特族原生家庭貧窮,有的雙親離異,或幼年遭受家暴、疏於照料。很多個案曾在學校遭到霸凌,一些人患有心理疾病或强烈憂鬱傾向,另一些人則是在後來的工作中逐漸開始出現心理問題。

中國「躺平族」 停止努力奮鬥

2021年起,「躺平」的生活態度開始在中國年輕人之間流行。許多中國年輕群體深感付出大量努力卻得不到預期的回報,在這樣的「内捲」壓力之下,他們決定停止努力奮鬥,「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維持低消費」。

與上一代朝九晚五的工作相比,如今中國年輕人已很難達到生活與工作的平衡。阿里巴巴、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大廠帶動了中國職場的「996」長工時文化: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Bilibili網、拼多多等公司的年輕員工加班猝死的新聞屢見不鮮,時常登上社交媒體討論的頭條。

「996」企業文化令人窒息

雖然中國最高人民法院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2021年8月發表聯合聲明,裁定「996」違法,但實際上勞動法和該裁定都並沒有得到很好的執行,中國企業的「996」文化仍在繼續。今年5月,紐約時報專欄作者袁莉的《不明白播客》採訪了三位持有高學歷卻仍找不到工作的中國畢業生,其中一位碩士畢業於英國某頂尖大學的留學生Steven表示,基本上所有公司都在面試時問他是否願意無條件加班,包括國企和規模較大的企業。他投了130份簡歷,參加30多場面試,最終只拿到2個錄用通知。他認爲自己面試失敗的一大原因是坦白了拒絕不合理加班的態度。

2019年,一群中國程序員在代碼共享平台Github上發起996.ICU項目,將那些實行「996」的公司列入黑名單。這些公司將無法使用部分開源代碼,同時求職者也能參照這份名單重新考慮入職決定。上周,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一份2021年7月的判決書被曝光,顯示996.ICU項目的三位發起人被認定借炒作「996」工作制、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各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三年和兩年。

居高不下的房價也是中國年輕人選擇「躺平」的原因之一。根據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的調查,2022年中國百座重點城市的房價收入比為12.4,仍然遠高於世界銀行提出的發展中國家合理房價收入比3~6。其中北上廣深四個經濟發達城市的整體房價收入比達30.4,年增幅6.89%。

每5個青年1個失業

今年5月,中國16-24歲青年失業率上升到20.8%,較4月增加0.4%,再創歷史新高。這一數字已是連續6個月上升。在就業不景氣的背景下,一些已在大公司工作的年輕人的躺平方式,是放棄白領職位,轉而從事咖啡師和收銀員等藍領工作。一位自稱字節跳動前員工的年輕女生辭職後轉行賣起了快餐,她在小紅書發帖稱「脫離公司太快樂了」,截至6月21日點贊量超過1.2萬。她寫道:「每天就是買菜,洗菜,切菜,炒菜,打菜,洗碗,搞完就下班」,「再也沒有日報,週報,月報,述職報告,再也不用面對kpi」。

經濟爆炸式增長曾讓上一代人獲益,但到這一代年輕人進入社會時,發展紅利早已被瓜分殆盡,「上流無望」。大學畢業生過剩、學歷貶值,生活、住房成本上漲是各國共同面臨的危機,中國則又加上勞動權益得不到保障的問題。在經濟下行等多重因素作用下,年輕人再努力奮鬥都無法帶來同等的回報,自然也就索性選擇「躺平」。如果這些根本問題得不到解決,卻一味指責年輕人「脫不下孔乙己的長衫」,恐怕無助拯救持續上漲的失業率數字。

【網絡熱話】內地月入3000屬「中等收入」、網民嘲「不如回老家躺平」

29歲作家年薪40萬美元 不會花錢在5件事上 教年輕人逃離「月光」

=====

理財真實個案分析,立即免費下載《香港經濟日報》App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欄名 : 知多啲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