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觀點】固定收益在央行政策轉向中發揮的作用

博客 18:24 2022/06/07

分享:

分享:

美國聯儲局將貨幣政策焦點轉向抗通脹,引發了流動性形勢的改變。資產配置者面臨的不確定性也因此增加,而且不確定性的因素亦日趨複雜多樣。

對於聯儲局而言,他們肩負的維護價格穩定和確保充分就業的任務,本身就存在導致經濟運行發生通脹或者衰退的危險。這是一種非常脆弱的平衡,但在我看來,如今這種平衡愈來愈不可能成功達成。至於各種資產所發揮的作用,以股票和債券60/40的基本配置為基礎,人們通常認為股票在增長環境中的表現更好,債券則在衰退中起到保護作用。所有這些典型的假設和角色在過去的一年裡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我們有必要總結一些基本原則,幫助投資者瞭解應該如何做好準備,以應對未來挑戰。

聯儲局應對通脹的政策改變

讓我們先來討論一下貨幣政策的作用,特別是聯儲局貨幣政策的作用。聯儲局的政策在過去幾年一直在變化,最顯著的一次是在2020年傑克遜霍爾會議上確立了「平均通脹目標」框架。美聯儲從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復甦中觀察到,失業率下降並不一定伴隨着更高的價格壓力。因此,描述這種關係的所謂菲利浦斯曲綫 (Philips curve) 是平坦的。

有鑑於此,聯儲局相信可以在保持低失業率的同時不會造成通貨膨脹。所以,當美國經濟在2020年春季封城後開始復甦時,美聯儲保持政策利率在零區間不變,同時實施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寬鬆政策,並輔以非常穩健的、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基本沒有採取過的財政應對措施。

聯儲局明確表示,要等到通脹率明顯高於2%的目標後才會出手應對,希望藉此傳達不太可能出現通貨緊縮的信息,並強調央行為使平均通脹水平保持在2%目標而不惜追求通脹超調的承諾。他們成功了,通脹率確實上升了,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通脹率在2021年大幅上升。

固定收益資產具有價值

雖然起初將通脹加劇歸因於新冠疫情相關的供應衝擊,包括芯片短缺和運輸問題,但美聯儲最終被迫承認,通脹並非暫時性的。而他們遲遲未採取遏制通脹加劇的行動,直接原因是他們在2020年傑克遜霍爾會議上改變了政策應對機制。也就是說,政策決策由側重於預測未來經濟結果轉變為依賴數據。這就決定了美聯儲的行動肯定會落後於形勢的發展,而我們目前也正在目睹這一動態的演變。

市場做出了相應的反應,大幅推高了美國國債收益率,並在價格上充分消化了(截至本文撰寫之時)2022年多次加息50個基點的預期。因此,對投資者來說,這是一個正常的過程,雖然痛苦,但只是暫時的。由於今年債券價格出現了大幅下跌,投資者可能在一段時間內第一次有機會在確信實際回報不爲負的水平上購買固定收益資產,同時也可能在負的風險資產尾部事件中提供下行保護。儘管我們認爲,美國的實際利率可能會上升到1%-2%,歐洲的實際利率可能會上升到1%,但對於那些正在尋找風險較低或投資組合壓艙石的投資者來說,將固定收益納入資產配置的一部分再次具有一定的價值。

=====

理財真實個案分析,立即免費下載《香港經濟日報》App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撰文 : Jason Brady 尚渤投資管理公司總裁及首席執行官

欄名 : 市場尚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