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貨幣】數碼港元對發鈔行及聯滙造成衝擊? 鄰近地區發展如何?

博客 14:02 2021/06/28

分享:

6月初,香港金管局公布「金融科技2025」5大策略範疇。其中,研推央行數碼貨幣 (CBDC) 零售層面應用,因直接牽涉普羅市民日常生活和小商戶,引來較多關注和揣測。究竟數碼港元 (e-HKD) 是否可行?有其必要性嗎?又有甚麼影響?會否對3家發鈔行及聯繫滙率造成衝擊呢?

央行推數碼貨幣大勢所趨

相對於其他地區,香港研推央行數碼貨幣似乎姗姗來遲,顯得有些猶豫,今次的研究預計12個月內完成初步結果。其實,金管局3年前曾指本港具有高效的電子支付,認為推行數碼港元好處有限。不過,時移勢易,近兩年的疫情催化了電子支付廣泛應用,以及對數碼貨幣的接納程度。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去年已對數字人民幣 (e-CNY) 進行局部區域測試,領跑於各大央行,而美歐央行亦急起直追,數碼美元將於8月試驗,至於鄰近香港的澳門、新加坡、日本和韓國也相繼起動,反映出央行數碼貨幣已是全球大勢所趨。

【投資界爭相涉足加密貨幣 泡沫爆破前奏?:按此

港電子支付成熟  具發行數碼港元條件

就技術層面而言,本港推行數碼港元相信不會有太大問題,應可借鑑已經先行先試的內地技術及經驗,沿用成熟的區塊鏈技術,以及類似數字人民幣的雙層營運體系,即由金管局主導研發及設計數碼港元,繼而由現時3家發鈔行發行及流通。倘若數碼港元做到如市面「轉數快」般便捷,則可吸引零售小商戶加入應用,進一步提升本港支付生態。

在實際應用方面,現時本港電子支付已相當成熟,市民亦習已為常,零售商戶也普遍接納,僅有少數長者仍然使用現金交易。因此,本港基本上具備了推行數碼港元的條件和客觀環境,也就是具有可行性。若考慮到其他地區央行合作,便利跨境支付,以及未來金融科技與金融體系進一步融合,則推行數碼港元似乎有其迫切性及必要性。

【奪先機發行數碼人民幣  人行有何戰略考量?:按此

數字人幣進展順利  強化中港金融聯通

事實上,去年人行在內地多個城市測試數字人民幣,初步進展順利,並密鑼緊鼓推進,亦與本港合作技術測驗跨境支付,未來將可進一步強化中港金融互聯互通,加速大灣區經濟整合,也可便利區內民眾跨境消費。而基於對等互利,順勢而行,香港推行數碼港元似乎是必然之路。當前,政府大可藉着大規模派送的電子消費券之機,鼓勵更多小商戶參與,全面檢視本港使用電子支付實況,掌握相關數據,鋪路日後推行數碼港元。

從安全性及私隱角度看,央行數碼貨幣,有别於坊間的虛擬貨幣。前者由央行背書,作出百分百支付保證,可謂沒有交易兌現風險。雖然有交易追蹤私隱疑慮,虛擬貨幣是「去中心化」,央行數碼貨幣反而是「中心化」,所有交易均是有跡可尋,政府或會過度侵犯私隱。不過,對於零售層面的小額支付,大可在交易追蹤方面設限,對數據收集、身份認證及金額多寡設立標準,消除被濫用之憂,卻仍可保留追蹤違法交易之便,例如洗黑錢、毒品及軍火買賣等。

數碼港元倘面世  對發鈔行衝擊不大
 
對於現時市面上的電子支付商來說,縱使數碼港元面世,相信即時衝擊輕微,因支付商早已站穩陣腳,只要交易平台便捷,憑藉消費者使用慣性及忠誠度,短中期內預料不會有大影響,數碼港元只是提供多一個支付選擇而已。不過,這還看政府的參與程度,倘止步於數碼港元設計及批發,不涉搭建交易平台予銀行直接接入,這或無助小商戶降低交易成本,但卻可減少對支付商的即時衝擊力。

另方面,央行數碼貨幣一般被視為是政府收歸發鈔權手段,所以若數碼港元是由金管局直接發行,將對目前本港3家發鈔行帶來衝擊。不過,金管局明言,在香港貨幣發行局制度下,由金管局作為擔保方,所以日後縱使推出數碼港元,亦不排除發鈔行的參與,這意味發鈔行很大機仍會扮演發行的角色,可說基本上並沒大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坊間雖有揣測可藉着推出數碼港元,而將港元改與人民幣掛鈎。可是,這項改變兹事體大,涉及根本上的金融制度變更,必須具備成熟的客觀條件,但當前似乎還看不到是合適環境及時機去改變聯滙制度。況且,金管局再三強調,數碼港元不會影響聯繫滙率,亦無意改變聯滙制度,大家也就毋須捕風捉影了。

 

【關於作者】

顏偉華是行健資產管理(Zeal Asset Management)CEO,超過20年基金管理行業經驗。行健多年來為歐洲國家主權基金、國際金融機構及本地個人投資者投資中國,亦是全球首批通過「基金互認」政策進入中國內地零售基金市場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行健為聯合國支持的負責任投資原則(PRI)簽約機構,是致力將ESG融入中國投資的先行者之一。

撰文 : 顏偉華 行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欄名 : 投資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