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燒腦劇《第二聲鈴響》 美國得獎作家+西班牙懸疑片班底力作

博客 10:55 2021/05/28

分享:

Netflix犯罪劇《第二聲鈴響》,也是話題之作。

Netflix新上架的西班牙劇《第二聲鈴響》(The Innocent),改編自美國著名犯罪懸疑小說家Harlan Coben的作品,主要台前幕後人員則來自大受好評的西班牙犯罪懸疑片《死無對證》(The Invisible Guest)班底。關於秘密、謊言、陰謀的故事,個個角色有戲,加上多轉折的劇情,令人有一口氣追8集的衝動。

Mateo在一場打鬥中勸交而誤殺了年輕人Daniel,因而被判入獄4年。

談《第二聲鈴響》劇集前,先說Harlan Coben。他是首位包攬國際最權威的驚險犯罪小說獎——埃德加愛倫坡獎、莎姆斯獎和安東尼獎的美國作家。他創作了逾30本小說,全球銷量高達7,500萬本。
Harlan Coben作品多以其家鄉新澤西州為故事背景,懸疑的故事往往由失蹤人口開始。劇情千迴百轉才來個終極揭曉。Netflix 2018年時跟這位重量級作家簽下為期5年的巨額合約,把其14本小說改編成電影或劇集,重點是跟不同國家的創作人合作,拍成後即在該串流平台獨家播放,而已推出的就有英國劇《陌生人》(The Stranger)及波蘭劇《森中謎》(The Woods)。

Daniel父母面對喪子傷痛態度不大同,母親選擇原諒Mateo,父親則對Mateo懷恨在心。

改編美暢銷作家犯罪小說

最新一部是西班牙劇《第二聲鈴響》,由在世界各地大受歡迎的燒腦犯罪片《死無對證》(Netflix譯名為《佈局》)的編導Oriol Paulo改編及執導,而他特地請來該片男主角Mario Casas及演資深女大狀的Ana Wagener再度合作,以作招徠。

Lorena童年目睹父親吞槍自殺,長大後成為鐵面女警,鍥而不捨窮追真兇。

話說在巴塞隆拿生活的法律系學生Mateo一晚參與派對,混亂下被捲入打鬥,並錯手推倒一年輕男子Daniel,對方當場死亡,他誤殺罪成被判刑4年,在獄中他飽受欺凌。出獄後他在哥哥的法律顧問公司工作,希望重新做人。他出奇地得到Daniel母親 (Ana Wagener飾演)的原諒,二人定期見面,建立另類母子關係。

特別罪案調查組探員Teo及拍檔對修女死亡案的調查案窮追不捨。

惡夢由錯手殺人開始

9年過去,Mateo戀上Olivia,婚後不久太太懷孕,未幾她卻表示因公事要到國外出差。Mateo目送太太到機場,翌日他赫然接到從她手機傳來的影片,有一全裸男子持手機在自拍,還見到只穿內衣的Olivia躺在床上。這片段令Mateo不禁懷疑太太是否出軌。與此同時,Mateo又被神秘人駕著的車輛撞倒兼用槍指嚇,他遂請私家偵探追查太太下落。

色情場所的老闆和性工作者的故事,在此劇佔了重要篇幅。

第二集轉了敘事角度,聚焦在女警Lorena身上。她童年時目睹當警員的父親吞槍自殺,繼而在孤兒院長大。她性格孤廦,長大後成為決心伸張正義的幹探。一天,Lorena調查一宗修女高處墮下死亡案。法醫發現修女有紋身又曾隆胸,似乎有不尋常背景。究竟她是自殺抑或被殺?為何特別罪案調查組對此案高度重視,最令人嘖嘖稱奇是,Lorena追查線索時竟發現Mateo牽涉其中。

揭色情行業黑幕

此劇共8集,每集均由不同角色的視角出發,漸漸揭開他們的黑暗過去,他們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如紋身修女原來曾在色情場所工作,黑道老闆暗地裏又為富豪提供未成年少女接受性虐。觀眾可根據每集揭露的情節拼湊真相,直至最後一集才知誰是Final Boss,以及這些事情跟Mateo的遭遇有何關係。

《第二聲鈴響》劇集講述Mateo和Olivia遇上後,彼此彷如得到重生機會,卻逃避不了黑暗的過去。

Olivia跟Mateo婚後美好生活即將展開時,她卻突然神秘失蹤。

在表現手法方面,此劇在呈現暴力和死亡方面更是相當逼真,坦露了社會最病態及殘酷的一面。男女主角都希望彌補過錯,得以重生,卻總是逃避不了被揭黑歷史。然而,主角是否無辜者(The Innocent)?看完最後一幕,觀眾自有答案。
 

撰文 : 胡慧雯

欄名 : 型男玩物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