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全球數字稅大潮來勢洶洶 中國貴為「數字大國」應如何應對?

博客 13:15 2021/05/03

分享:

【數字經濟】全球數字稅大潮來勢洶洶 中國貴為「數字大國」應如何應對?

全球數字稅大潮來勢洶洶,近兩年來已有30多個國家先後宣布對跨國互聯網徵收數字稅,爭佔高地,大有先下手為強之勢。不過,中國作為數字經濟大國,有關議題仍停留在研討階段,似乎顯得有些滯後,當中雖涉及眾多問題需待解決,但數字稅既成國際趨勢,未來看來已非開徵與否,而是何時徵、如何徵的問題。

【科企掌控環球用戶大數據 各國徵收數字稅勢引爭端:按此

數字經濟領跑 形成寡頭趨勢

我們從統計數據可知,數字經濟是中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動能。2019年中國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達35.8萬億元人民幣,佔GDP 36.2%,數字貿易佔服務貿易比重逾25%,跨境電商銷售進出口額年增超過40%。國資委早前亦表示,70多家央企電商年交易額高逾6萬億元人民幣。而在移動支付市場方面,單是兩大移動支付平台已佔90%以上。由此可見,中國數字經濟的份量,亦顯示了相關企業發展不均的寡頭情況。

事實上,發展數字經濟是中國既定國策,最近公布的「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亦確立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建立數據產權和交易,以及跨境傳輸和安全等。另方面,近些年中國為維持在新經濟領域的競爭優勢,亦積極參與經合組織(OECD)有關數字稅的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可在美國抵制下一再延誤,最新目標是希望今年中達成國際共識,但成事機會似乎較渺茫。

同為數字消費大國 開徵新稅需慎重

綜觀OECD牽頭的數字稅框架,大致可分為兩份藍圖,即所謂的「支柱一」,主要是涉及稅款的繳納地點,務求令毋須實體營運的互聯網企業,也須向利潤來源國繳稅。至於「支柱二」則旨在解決反「稅基侵蝕」的全球合作問題,遏止利用新技術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的國家。因此,美國也非全盤否定OECD框架建議,而是傾向部分認同「支柱二」。不過,對於中國來說,目前境內網上經濟發達,但跨境互聯網尚難有效全面滲透,或許因此令中國缺乏開徵數字税的迫切性。

然而,若考慮到美國基於壟斷全球互聯網經濟而反對數字稅,歐洲因是數字服務最主要的數據來源及消費國而積極推動徵税,然則中國兼具龐大數字服務提供又是數字消費大國,所以對開徵消費稅保持謹慎,甚至有些猶豫也就不難理解。過去,中國智囊機構或專家學者縱使從國際層面探討數字稅,但更多引起關注的反而是境內數字服務税概念,涉及對擁有大型科技、數據及消費者流量平台的針對性研究。

【建設數字中國 對傳統經濟衝擊不容忽視:按此

牽涉國際間利益博弈 需顧及公平性

無可否認,數字經濟份量及影響力愈來愈大,全球十大市值企業中有七家是互聯網企業,而且主要是屬於美資公司。或許,數字税是數字經濟發展的一種必然,不但是國與國的利益博弈,對於境內的企業及公眾,也是利益的再分配,牽連廣泛,舉凡開徵新稅種必是涉及各方利益,既要考慮國家戰略,又要公平合理合法,可謂茲事體大,正如中國研議多年的房地產增值税,至今也只聞樓梯響。

有謂萬事起頭難,尤其是涉及金錢利益的新稅項,反對數字稅者都抱着懷疑論,認為政策落地面臨巨大困難及挑戰,例如怎樣訂定徵收門檻、税率多少、要怎樣徵收,又會帶來甚麼影響?的確,凡事須權衡利害輕重,但考慮到稅負公平性,國家財政稅收穩定及多元性,則技術性問題並非不可解決。況且,法國率先開徵數字稅經驗可供借鑑。

有備無患 維護「數字主權」

綜觀當前國際形勢及未來經濟發展趨勢,中國進一步打開市場勢所必然,相信跨國互聯網湧至亦是遲早的事,有備無患是為上策,行動愈慢代價可能愈大。目前,歐盟部分成員國數字税已點名中國企業,意味有可能遭受衝擊,反觀中國若按兵不動,無疑將稅收蛋糕拱手讓人。因此,及早作出適當部署,維護數字經濟權益則可在「數字主權」話語權搶得先機。

歸根究柢,數字税已不單是互聯網需否繳稅的問題,而是如何平衡新舊經濟商業模式稅負,如何在未來國際稅收規則及全球稅負合理分配的問題。顯然,不論站在中國國家層面,或是個體企業,未來都會帶來影響,適切關注及回應也是理所當然。

 

【關於作者】

顏偉華是行健資產管理(Zeal Asset Management)CEO,超過20年基金管理行業經驗。行健多年來為歐洲國家主權基金、國際金融機構及本地個人投資者投資中國,亦是全球首批通過「基金互認」政策進入中國內地零售基金市場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行健為聯合國支持的負責任投資原則(PRI)簽約機構,是致力將ESG融入中國投資的先行者之一。

撰文 : 顏偉華 行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欄名 : 投資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