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科企掌控環球用戶大數據 各國徵收數字稅勢引爭端

博客 13:31 2021/04/26

分享:

【數字經濟】科企掌控環球用戶大數據 各國徵收數字稅勢引爭端

近年來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各國疫情防控常態化,數字經濟優勢也愈益凸顯,規模加速擴大,由此衍生的數字稅爭議再提上日程,成為各國博弈的焦點領域,這不但關乎税收主權問題,而且牽動了一埸涉及全球數以百億美元計的税項收益較量,可謂暗濤洶湧!究竟數字經濟有何重要性?數字稅誰可主浮沉?對全球税務體系會帶來甚麼挑戰呢?

【建設數字中國 對傳統經濟衝擊不容忽視:按此

數字經濟蓬勃發展 科企掌控用戶大數據

無可否認,數字經濟創造了巨大價值。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20年報告,2019年全球數字經濟達31.8萬億美元,佔GDP比重增至41.5%,且貢獻率持續增加。世銀數據也顯示,數字經濟增長速度在過去15年期間是GDP增速的2.5倍,由此可見對經濟舉足輕重。而於2020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傳統產業幾陷於癱瘓停頓狀態,更進一步加速了數字經濟的發展及推升其佔GDP的份量,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事實上,數字經濟的核心價值是由互聯網用戶數據衍生而來,全球只有少數頂尖跨國企業可憑藉科技力量,掌控了環球用戶大數據,其中最重要的全球互聯網經濟,卻是由美國企業把持,單計谷歌就擁有互聯網搜索市場約9成份額,臉書佔社交媒體逾6成市場,亞馬遜於全球網售市場亦高踞4成,若再加上蘋果及微軟等新型經濟美企,這批躋身全球50大最賺錢公司,為美國賺取了巨額「數字服務順差」。因此,一場圍繞數字經濟引發的徵稅浪潮正席捲全球。

各國相繼徵收數字稅 或引貿易紛爭

目前,全球30多國家已先後宣布對跨國互聯網徵收數字稅,其中法國於2019年中率先通過法案,對境內收入超過2,500萬歐元,或全球年收入逾7.5億歐元的互聯網企業徵收法國境內的收入的3%標準稅,是最早徵收數字稅的國家,因而觸發了美國的強烈抵制及反擊,當時的特朗普政府便對法國的葡萄酒及奶酪等產品發動貿易戰。不過,英意奧等多國跟進,相繼宣布徵收數字稅。及至上月底,美國拜登政府亦宣布對歐亞六國包括英國、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土耳其及印度,發起的《301條款》調查進入下一階段,意味可能採取加徵懲罰性關稅,並威脅若不能就數字稅達成共識,則美國將維持獨自決定,大有山雨欲來之勢,其所產生的警示作用也不可等閒輕視。

【拜登新政中美科技戰進入2.0 4大領域推針對策略:按此

其實,經合組織(OECD)亦提出警告,全球必須盡快達成數字稅共識,否則將進一步拖累經濟,而基於數字稅磨擦引起的貿易紛爭,最壞情況下可能導致全球GDP減少1%以上。雖然在經合組織框架主導下,去年全球130多個國家參與了數字税談判,可惜美國中途決定暫時退出,令原定目標於去年底前達成徵收數字稅的國際統一規則頓成泡影。不過,今年較早前舉行的G20財長會議帶來一綫曙光,宣稱爭取在今年中達成協議。可是,依最新發展情況看,數字稅國際規則在經合組織繼續推動下,或不至於胎死腹中,但若没有美國配合,相信短期內亦難以成事。

新經濟模式 難用傳統稅制徵稅

從國際角度來看,全球興起數字稅或許是經濟現代化下的必然趨勢,但更多的是關乎一個國家司法管轄權的「數字主權」象徵。可以說,數字稅背後就是國與國之間對於跨國公司利潤的再分配,折射出各國經濟現代化落差下的利益衝突,同時也反映了數字經濟較落後的國家不甘任由壓榨,不欲長期淪為先進國家企業的數據來源地及傾銷市場。因此,徵收數字稅也可說是縮小數字鴻溝手段之一。可以預見,數字税僅僅是各國數字經濟爭端的序幕而已。

值得關注的是,當今以美國為首的跨國互聯網巨頭,挾着無遠弗屆的嶄新營運模式滲透全球,既帶來經濟活力,卻也同時衝擊了以傳統經濟模式建構的全球税收體系,揭露了以公司註冊地作為課稅基礎的傳統稅制不足。事實上,互聯網平台企業具有天然的避稅優勢,大量的跨境數字產品和服務,並未能有效地被納入在銷售地的稅收徵管體系,由此而引發的納稅地點爭議也就不足為奇。另外,數字稅也同樣面對徵稅範疇及稅基準則等種種問題,相信國際間也不易達成共識。

或者,我們不禁會問,中國數字經濟位處全球前列,互聯網銷售渠道發達,但至今仍未有實施數字税,面對目前全球數字稅潮流,要如何應對?準備好了嗎?

 

【關於作者】

顏偉華是行健資產管理(Zeal Asset Management)CEO,超過20年基金管理行業經驗。行健多年來為歐洲國家主權基金、國際金融機構及本地個人投資者投資中國,亦是全球首批通過「基金互認」政策進入中國內地零售基金市場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行健為聯合國支持的負責任投資原則(PRI)簽約機構,是致力將ESG融入中國投資的先行者之一。

撰文 : 顏偉華 行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欄名 : 投資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