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拜登新政中美科技戰進入2.0 4大領域推針對策略

博客 16:49 2021/03/29

分享: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兩個月,美中首次舉行高級别會晤,雙方在阿拉斯加唇槍舌劍,火花四濺。經過兩天三輪會談後只是各自表述,既没有聯合公布,更談不上有具體實質成果,雖然是預期之中,卻也是意料之外。雙方首輪會議前劍拔弩張,公開互相抨擊,超乎了國際外交慣例,印證出拜登沿用了前朝的強硬對華政策,尤其是在科技競爭圍堵方面不但絕不手軟,而且更具技巧策略地出擊,美中科技戰似乎悄然進入2.0。

【碳中和加速綠色金融發展 改革4方面發揮潛力:按此

拜登新政積極拉攏盟友

拜登正如去年大選時宣稱,其於1月上任後便積極帶引美國重返國際社會,意圖領導盟國友邦遏制中國崛起。繼早前的美歐領導人峰會及慕尼黑安全會議,最近美國又分别舉行了日印澳四方峰會,以及美日、美韓的2+2會議,無不是直接衝着打壓中國而來。與前朝特朗普憑一己之力的粗暴手段不同,拜登似乎意識到美國靠單打獨鬥不能戰勝中國,故改弦易轍拉幫結派「打群架」,集結力量來扳倒中國。問題是,這些所謂盟國友邦都各有盤算,並不願一面倒跟着美國起舞,除了日本在會後的聲明措辭較強硬外,南韓、印度態度曖昧,甚至連澳洲也不願點名正面開罪中國,看來美國的亞洲圍牆似乎還是缺口處處,但卻無阻其打壓中國之心。

針對策略聚焦4大領域

意想不到的是,特朗普離任前蓄意埋下的許多打壓及制裁措施,現今反成為拜登對華的有力武器。就在美中阿拉斯加會談前一周,美國接連出招,先由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公布將5家中資科企列入黑名單,其後美國政府又宣布制裁二十多名中國官員,個別甚至涉及中央級別高層。表面似是向中國施壓,在雙方會談前營造氣勢叫陣,不過這也反映了美國抑制中國科技發展難以逆轉,已没有回頭路,只是拜登不像特朗普的一刀切蠻橫手段,而是採取更精準、更有彈性的針對策略,聚焦四大領域直接排擠中國,包括半導體、稀土、純電動車電池及醫療產品。

事實上,特朗普時期的逢中必禁收效不大,更因打擊面太大造成監管困難和美國內部磨擦,例如TikTok和WeChat禁令就被法院叫停,而對華晶片供應及技術禁制也傷及美商企業,不但累及出口,也導致本土非高端車用晶片缺貨,可謂自食苦果。當然,拜登政府也清楚認知到美中科技戰的核心,其實就是最高端的半導體之爭,所謂「得晶片得天下」,所以在最關鍵的先進技術仍是死咬不放,掐住中國脖子,並在美企受益的情況下,針對性地解禁一些中芯本已成熟的中低端製程,可見拜登因時制宜,短期戰術運用靈活。

【解讀兩會政策訊息 避免盲目量寬力爭穩定增長:按此

重組供應鏈 擺脫對中依賴

在美中科技戰大方向下,拜登政府明確地制定了長遠戰略目標,就是實施科技圍堵聯盟,拉攏盟國友邦重組供應鏈,在敏感產業領域方面由美國主導掌控,將中國完全排除出供應鏈之外。例如晶片製造就看中了日本的半導體化學材料技術、南韓及台灣先進的晶圓製造及封裝等,謀求在美國設廠生產,共同組成科技供應鏈。同樣,在高科產品必須的原材料稀土,美國也號召日本、印度及澳洲組成四方供應鏈,試圖擺脫對中國的依賴。

不過,美國的脱鈎目標說易行難,縱使台積電答允赴美設廠,其成本就高出台灣6倍之多,而且美國本土相關供應鏈配套未完善,人力效率及成本也是問題,這也是澳洲稀土企業赴美設立加工廠同樣面對的困境,加上缺乏中國成熟的稀土冶煉技術,雖有日美提供資金,相信效益也是疑問,況且在中國龐大市場誘因下,相關企業及政府也非無所顧忌而一廂情願地全面倒向美國。

重點發展7大戰略領域 擺脫困境

面對美國全力科技打壓及圍堵下,中國也不是省油的燈,去年底的「十四五規模」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確定了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和增強產業鏈自主可控為首兩大目標。在今年3月的「兩會」及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亦列舉七大戰略領域,包括半導體、人工智能、量子計算、航太、基因及生物技術等,大有與美國四大目標較勁的雄心。中國並由此提出加大銀行貸款及税收優惠鼓勵研發,發揮院校及高校研發力量,中央本級基礎研究支出今年增長10.6%。客觀形勢上,時間站在中國一方,假以時日,中國仍有機會可擺脫「卡脖子」的窘境,美中科技戰究竟誰可笑到最後,此刻仍充滿變數。

 

【關於作者】

顏偉華是行健資產管理(Zeal Asset Management)CEO,超過20年基金管理行業經驗。行健多年來為歐洲國家主權基金、國際金融機構及本地個人投資者投資中國,亦是全球首批通過「基金互認」政策進入中國內地零售基金市場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行健為聯合國支持的負責任投資原則(PRI)簽約機構,是致力將ESG融入中國投資的先行者之一。

撰文 : 顏偉華 行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欄名 : 投資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