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先電影院疫市開幕 院綫與串流平台怎競爭?

博客 18:07 2021/02/19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一改人們的生活方式。以往「行街、睇戲、食飯」的約會行程,亦逐漸變成為在家看串流平台,配搭外賣美食。在香港,政府因應疫情的嚴重性,而要求戲院等娛樂場所暫停營業,令原本與串流平台競爭的戲院的經營更是雪上加霜。不過,本港電影發行商高先(Golden Scene)卻選擇反其道而行,在疫市下開設電影院,期望吸引更多觀眾進場欣賞本地電影。縱觀全球各地,不少院綫均在疫市中掙扎求存,面對推陳出新的串流平台,戲院未來會否被觀眾淘汰?

【戲院重開 你會看港產片嗎?:按此

串流平台訂戶大增 院綫險避過破產

串流平台在疫情下大行其道,串流平台Netflix於2020年第四季財報顯示,去年訂閱用戶數增加了3700萬,全球累積總訂閱人數達2億以上。另外,據外國傳媒報導,迪士尼於2019年11月推出的串流平台Disney Plus,訂閱用戶人數也增至9490萬。相反,受到疫情與串流平台夾擊,傳統院綫今年難以交出成績,全球最大連鎖戲院AMC娛樂(美:AMC)一度面臨破產,透過發行新的股權和債務等方式,獲得9.17億美元的新融資,才得以暫時避過危機。

推廣本地電影講心不講金?

本港疫情反覆不定,因應疫情的嚴重性,政府兩度要求戲院等娛樂場所暫停營業,令戲院錯失聖誕節至農曆新年的黃金檔期。除了剛開幕的高先電影院,位於北角的新院綫ACX Cinemas於去年11月28日起試業,惟僅試業4日後即被迫停業。該負責人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粗略估計停業期間已損失約7位數字。兩間有「膽識」的院綫負責人,同樣以推廣本地電影為目標,期望本地電影不再受制於院綫檔期,可靈活安排上映場次,讓更多觀眾有接觸本地電影的機會。

高先電影董事總經理曾麗芬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她與另外3名股東合共投資了3,000萬元,期望在6、7年後能夠回本。相較於荷里活的大製作,本地電影向來並不是票房的信心保證,歷年在香港上映的最高電影票房,均以美國發行的電影為首,數到本地製作且高票房的,為2016年的《寒戰II》,票房達6,682萬港元,遠較與最高票房的2019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4》2億港元為低。

單靠本地電影票房,電影院或難大賺,甚至要面臨蝕錢的困局。推廣本地電影,大可從串流平台入手,為何仍有人堅持開電影院?曾麗芬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她認為戲院才是欣賞電影最好的媒體,又指在銀幕下專心看戲,是對所有電影人的尊重。

【豪華戲院結業 代表大戲院時代的終結!:  按此

戲院串流平台 尋求雙綫發展

疫情期間,不少電影發行商臨時變陣,放棄於戲院上映電影,轉戰串流平台。在後疫情時代,戲院的生存空間會否被串流平台取代?事實上,戲院與串流平台是兩種觀看模式,相信疫情後,人們仍期望可外出與朋友欣賞電影。以內地為例,即使串流平台盛行,且影院限制未完全放寬,但農曆新年檔期間多部電影票房大賣,根據貓眼數據,截至年初四(2月15日),全國累計票房已經突破57億元人民幣。

在電影院觀看最新上映的電影固然令人期待,在串流平台重看喜歡的電影也令人回味。正如曾麗芬所言,戲院對電影業界及一眾影迷有存在的必要。作為影迷,當然期望電影發行商可與戲院串流平台合作,尋求雙綫發展,戲院可避免沒落,串流平台也不會一台獨大,帶動電影業長遠發展。

 

【WHY世代-Mocha】
Y世代女仔,用Y世代視角,探索社會、經濟、生活、環保、消費、文化及品味,話你知「我咁睇」,想知「你點睇」。

撰文 : Mocha

欄名 : WHY世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