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體系水浸游資氾濫 點影響業主?

博客 15:20 2021/02/10

分享:

「你有無中?」是近日常聽到的問題,問的不是居住的大廈有無被突擊封鎖檢疫,而是問有沒有抽那隻一手獲利近2萬元的新股。是次招股凍結的資金規模為香港史上第二,過程亦由側面看到本地資金氾濫的程度。判斷樓市前景,對此點不可不察。

快手凍資 = 港整體樓債8成

話說快手(01024)上市,估計有140萬人認購,招股期凍結資金1.28萬億元。一般人對此類天文數字無直接感受,只知是「很多很多」。作為對比,銀行體系內未償還按揭總額也只是1.58萬億元。一次招新股凍結的資金,規模大概是香港人整體樓債的8成。

每次招新股,除了動用個人現金,投資者往往也會以孖展方式借取資金認購,認購期內,此些資金不能挪作他用,此即所謂凍結資金。借孖展會令市場上的資金需求上升,因此在大型IPO時,拆息往往會出現較大的波動。

例如2018年中,1個月拆息曾上升逾1厘,當時的一個市場解釋就是抽新股凍資。回看去年螞蟻原定的上市計劃及今次快手IPO,凍資規模為本地史上第一、二位,分別達1.3萬億元及1.28萬億元,但兩次凍資期內,拆息只是微升。去年螞蟻IPO期內,1個月拆息上升約0.2厘,今次快手IPO,一個月拆息更只是上升約0.05厘。大額凍資而拆息只是微升,原因自然是市場資金充裕。2020年起銀行體系結餘、港元存款等都大幅上升。例如銀行體系結餘由去年初的540億元,升至年底的4570億元,熱錢充斥,抵銷了IPO凍資的影響。

游資泊駐現象短期料難改

單看今年,大量國內企業排隊在香港上市,游資泊駐的情況會持續。加上主要國家維持低利率,資金充裕、拆息低企的情況在兩、三年內難以改變。

以上情況一方面會令供樓業主的支出減少,持貨能力上升。另一方面,銀行存款利率也處於似有若無的地步,令一眾收租業主較可忍受僅約2厘的租金回報。此亦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何租金在疫情之下按年調整約6%,但樓價卻是聞風不動。

撰文 : 葉敬誠 按計劃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欄名 : 宏觀論按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