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令尋求融資的初創企業歷盡曲折

博客 17:45 2020/11/23

分享:

疫情令尋求融資的初創企業歷盡曲折

無數科技和其他類型企業自稱創新、顛覆行業甚至改變世界,又或者三者皆是,很多時的確如此。但談到顛覆世界的影響力,任何企業都不及新冠肺炎,這次疫情不僅顛倒了人們的工作和生活習慣,並重創了全球經濟,而且這些影響將會揮之不去:許多新習慣將會持久長存。

重新調整生活方式和業務流程的過渡期或許已經過去,但對於在疫症前正處於增長的初創企業和新業務來說,這變化卻帶來了重大挑戰。很少人會不認同「危中有機」,但目前的首要挑戰是如何在危機中生存下去。

今年全球經濟將出現數十年來最嚴重的萎縮。世界銀行預測,今年全球各地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下降5.2%,其中發達經濟體萎縮7%,新興經濟體收縮2.5%。另一方面,它預測東亞和太平洋地區今年僅增長0.5%,遠低於去年的5.9%。這些預測基於市場將於下半年恢復到接近正常水平的假設。

雖然目前經濟低迷,但有跡象顯示疫情過後很可能會反彈。世界銀行預測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在2021年的經濟增長為6.6%。

部分行業表現較好

環顧四周,我們有理由預期恢復會相對較快。在醫療保健和遙距醫療、電子商貿、金融科技、家居速遞和食品零售等行業,有些企業的表現較好。在一些情況下,情況正在好轉。

以金融科技為例,根據Accenture的數據,實際上全球投資在2020年上半年錄得按年升幅3.8%,從223億美元增至231億美元,其中一個原因是多個巿場的政府都因為新冠疫情而發放貸款。亞太區在中國和澳洲的帶動下急劇上升。在上半年,中國金融科技巿場按年增長177%,達到23億美元,而澳洲則增長189%至12億美元。

反彈是顯而易見的,但企業仍然面對巨大挑戰。從初創企業的角度來看,許多原本穩步發展的企業(可能希望籌集資金),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的幾周內淪落至朝不保夕的困境。

一些企業停止繳付現金,令拖欠的帳目大增。許多經營良好的公司雖然基本業務沒有重大問題,但在現金周轉方面也遇到困難,因為他們一些客戶即使沒有取消交易,但付款速度也會減慢。實際上企業只會在絕對必要的情況下才會付款,那怕只是一毛錢也會把付款期延長。這種做法實在無可厚非,但如果每家企業也這樣做,便會構成問題。

對於尋求融資的初創企業,第一步通常是種子前/種子回合,然後根據需要進行A輪到B輪,及C輪以後。資金通常來自天使投資者、企業加速器或風險投資公司,受惠的初創企業付出股權作為回報。最大的挑戰或許就是透過提案(Pitching)來踏出第一步,即使在巿況最好的時候也是一樣。

企業估值下降令投資門檻提高

在新冠疫情的第一波,許多尋求融資的企業都會收到同樣的忠告,就是應該專注於生存,不要做其他事情。對於投資者而言,企業能夠安然渡過危機、甚至掌握了疫情契機乘勢而起,才是他們所盼望。

即使是近幾個月來表現較好的企業,除非有絕對令人信服的理由要籌集資金,否則的話,現在也許不是理想的融資時機。很明顯,投資的門檻已經提高,而企業的估值下降了,鑑於目前的風險狀況較高,這實在不足為奇。

對於Grab、Lu.com、Airwallex或WeLab這些投資者所熟知的企業,籌集資金會較容易。對於規模略小但相對較新的企業,近期也有很多成功吸納新投資的例子,他們通常透過現有投資者來吸引新投資。

但是對於規模較小而且較新的企業而言,因為疫情關係而無法面對面講解提案,便帶來了較大挑戰,畢竟大多數基金在批出金錢之前,都較喜歡真人互動,特別是款額較大的時候。

儘管如此,對於計劃尋求未來資金的新企業而言,為投資者熱身也沒有甚麼害處。現在進行一些合適的商談也不錯,這有助初創企業在疫情放緩後立即起步。商談對象應該包括政府融資機構。對於投資者來說,配對政府基金實在十分吸引,因為初創企業的成功機會較高。

疫情令網上活動更頻繁

疫情令人們更樂意上網處理各項事務。遙距工作已經很普遍,工作時間也更具彈性。

在消費者、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和辦公室白領之間,這種趨勢已經愈來愈根深柢固,愈來愈多零售商在網上營業,而企業也在重新考慮對辦公空間的需求。投資者也出現了這個情況。許多投資者最初一籌莫展,期望疫情迅速過去,但後來大家明顯見到新冠肺炎疫情不會很快緩解,於是很快便開始適應這個形勢。

各國中央銀行推行量化寬鬆政策和低利率政策,加上疫情導致人們減少外出甚至封城,反而帶動了網上娛樂、金融服務、通訊、醫療保健、購物的需求而帶來蓬勃發展,刺激了高科技產品的新需求,推動股價上漲至破紀錄的高位,為尋求新投資機會的投資者開創了具吸引力的環境。

普及數碼化的結果,是軟件、電子商貿及更籠統的數碼初創企業在爭取資金方面獲得優勢。這類企業的業務能夠以面對面或遙距的方式進行,較不易受到其他負面貿易因素所影響,因此對投資者更具吸引力。

相反,在全球貿易疲軟之際,硬件初創企業卻面對較大困難。他們必須考慮生產成本及目標市場會否受到關稅或人員流動等問題所影響。這類初創企業的融資機會或會較少。

對於尋求資金的初創企業來說,究竟他們要向投資者尋求甚麼?這個問題看來似乎很明顯,但卻是至關重要。他們只是注入資本作為被動投資並希望獲得回報,還是在尋求產生協同效應以幫助發展業務?除了資本,究竟投資者還可以帶來哪些資源?這是初創企業應該考慮的問題。

現時實在充滿考驗和挑戰。然而,初創企業的創始人需要忠於及正面看待自己的使命、願景以及創辦企業的初衷。畢竟這就是他們的價值主張。

撰文 : 陳幗貞 投資推廣署初創企業主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