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人民幣】人行奪先機發行數碼人民幣 有何戰略考量?

博客 13:18 2020/11/02

分享:

【數碼人民幣】人行奪先機發行數碼人民幣 有何戰略考量?

孕育6年的數碼人民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正式在深圳羅湖區試點檢測,規模雖小,只有1,000萬元人民幣及5萬名用戶,但卻意義非凡,標誌着中國金融革新邁出重要一步,既引來科企無限憧憬,也勾起商界諸多疑慮,環球各國央行的數碼貨幣競賽頓時又重回視綫焦點。到底央行數碼貨幣本質是甚麼?有何重要性?人行搶時間爭先機背後有否戰略考量?

數碼貨幣大勢所趨

近幾年,金融市場興起一股網絡虛擬貨幣(Virtual Currency,VC)熱潮,形成百花齊放局面,其中比特幣(Bitcoin)更成為寵兒,風頭一時無兩,相關衍生產品登堂入室,名正言順在美國芝交所掛牌買賣。影響所及,無論是投資專家或是坊間散戶都如蟻附羶狂炒一番,甚至在消費交易的應用層面亦日漸受歡迎,大有蠶食法定貨幣之勢,加上大型社交媒體Facebook憑藉其環球20多億用戶優勢,籌劃發行數碼貨幣Libra以圖分杯羹,各國央行頓時感受貨幣主權面臨挑戰,遂借力打力,紛紛以虛擬貨幣底層關鍵技術區塊鏈為藍本,加速研究創造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

在這情境下,央行數碼貨幣的誕生似乎是勢所使然,也引發了各央行間爭佔高地的競賽,萌生了數碼主權、數碼徵税及相關法規的研究和制定,可謂是一場對傳統金融觀念和體系的巔覆革新,對未來影響深遠。

【剖析人民銀行發行數碼人民幣的箇中原因:按此

三類數碼貨幣 有何分別?

簡單來說,數碼貨幣大概可分為三類,即央行數碼貨幣、虛擬數碼貨幣及機構數碼貨幣。顧名思義,央行數碼貨幣是由國家央行背書而發行的數碼貨幣,等同傳統紙幣的法律權益保障,持有者獲央行擔保等價兌現,例如人行的數碼貨幣DCEP就可與人民幣1:1兑換,其功能屬性與紙幣無異。至於虛擬貨幣,例如比特幣等,則是由非官方開發者發行及掌控,只在虛擬空間中特定社群可以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數碼貨幣,所以不具備真正貨幣的所有屬性及保障。而機構數碼貨幣可說介乎前兩者之間,是由有實力機構依法向官方申請合規後背書發行,例如部分交易所平台或Facebook尚在醞釀中的Libra數碼貨幣。

由此觀之,三者既有相通,亦有差異,在形態上可視為數碼化的貨幣,可以作為商品或服務交易媒介,而且或多或少是應用區塊鏈技術來發揮其獨特性。不過,三者在法律合規及用戶保障上卻有明顯的本質差别,故由國家信用背書的央行數碼貨幣正式登埸後,有望「一幣定音」,成為數碼資產的定價貨幣,是彰顯央行貨幣主權之舉。

數碼人民幣或衝擊第三方支付

從客觀形勢看,央行數碼貨幣是大勢所趨。對於內地蓬勃的第三方支付來說,人行雖一再向業界派定心丸,強調DCEP只是作為替代部分貨幣供應量M0的現金流通,而非要取替第三方電子支付。不過,望名生義,DCEP即是由數碼貨幣及電子支付組成,特質就是由央行背書的貨幣支付系统,難免會形成市場競爭關係,面世初期或不會造成直接大衝擊,但基於「錢包」背後央行與企業安全信用保證的差別,加上DCEP的便利性,既可毋須綁定銀行帳戶,又可離綫支付,優於目前市面互設璧壘的第三方支付。

長遠來說,DCEP進入市場後,相信會產生擠出效應,甚或衝擊第三方支付衍生的業務如網貸及信用評分等。而目前由兩大巨頭壟斷內地電子支付逾九成份額或將改寫。

數碼人民幣加速人民幣國際化 或可撼動美元地位?【下一頁

撰文 : 顏偉華 行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欄名 : 投資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