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陰宅怪事》 鬼故包裝的愛情故事

博客 20:02 2020/10/16

分享:

Netflix原創驚慄劇《陰宅怪事》,是2018年10月推出即口碑載道的《陰宅異事》姊妹作,同樣葉底藏花,續以靈異手法談親情說愛情,教觀眾放下觀自在。

鬼怪故事一向捧場者眾,臨近萬聖節就最啱睇恐怖片,剛於上周五上架的Netflix原創驚慄劇陰宅怪事》(The Haunting of Bly Manor),便是2018年10月推出即口碑載道的《陰宅異事》(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姊妹作,同樣葉底藏花,續以靈異手法談親情說愛情,教觀眾放下觀自在。

一上架即打入Netflix香港節目排行榜第3名的《陰宅怪事》,雖是《陰宅異事》的續作,卻是全新故事篇章,劇情承接並沒有連貫性,回歸的原班人馬其中5位演員,亦有更細緻出色的表現。今輯貫徹系列向來不是賣弄驚嚇元素的風格,人情味更濃,配合伏綫埋得更深的共9集劇情,結局圓滿收網令觀眾驚喜連連,感人至深。

《陰宅怪事》一眾人等都像被神秘力量鎖困在莊園內,跟Flora的玩具娃娃屋與人偶沒甚差別。

《陰宅異事》續篇心魔更纏人
一如上輯藉着經常穿插的倒敘畫面,描繪一個破碎家庭必須面對關於他們老房子的恐怖回憶,利用恐怖故事包裝大量的親情與人生際遇刻劃。《陰宅怪事》改編自被評論家譽為「二十世紀最好的恐怖小說」、Henry James於1898年出版的《碧廬冤孽》(The Turn of the Screw),故事繼續圍繞一個家庭及一間大屋而發展,描述年輕美國女子Dani前往英國一幢鄉間莊園,擔任一對兄妹Miles及Flora的家庭教師(又稱互惠生 / Au Pair),卻遇上一連串毛骨悚然的恐怖事件。

莊園內主僕6人關係親厚猶如一家人。

觀眾剛開始會以為本劇又是一個鬧鬼故事,慢慢發覺並懷疑劇中人是真的遇上了靈異事件?還是自己的心魔?一如劇名的「Haunting」,真正恐怖的並非凶宅內嚇人的鬼魅,而是被心魔纏繞,愈早直視創傷、接受放下,愈早得解脫享受自在人生。

3大看點
①猜猜誰是鬼
本劇重點講「死亡並不是消失」,所以在大屋生活的未必全部都是人,一眾角色受前女主人Viola執念形成的重力阱所困,沒辦法走出莊園邊界,每日都過着重複陷入回憶穿越時空的無間地獄噩夢,是人是鬼連角色本身也不覺察!

Miles被其叔叔前助手Peter誘惑去執行危險的鬼魅遊戲。

②童星搶鏡
劇中兩位小童星特別是飾演Miles的Benjamin Evan Ainsworth,演技亮眼又成熟得正如Flora的口頭禪:perfectly splendid。他倆早知鬼魂的存在,並且帶出角色與這些鬼魂如索命的湖中女人之關鍵連結,所以這兩位童星才是劇初經常提起的「鎖匙」。

Flora與前任家庭教師Rebecca感情甚佳,經常在湖邊談心,其口頭禪也是從她身上學回來。

③以愛治創傷
Henry James的小說風格向來是恐怖外衣包裝淒美的愛情故事,劇中有多條令人扼腕的感情綫,每個角色也有自己的故事、夢想及創傷遺憾,歷劫過後唯有愛長存,正如劇終時新娘聽罷Dani的愛人Jamie所說的莊園傳說有感而發:「這不是鬼故事,是愛情故事。」

早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逃出危城》首季8集劇情已很有前瞻性地講出一種會入侵人體肺部的未知病毒,將莫斯科變成了末日死城。

同場加映:俄劇《逃出危城》:神預言世紀疫症
2019年已於俄羅斯推出、今年10月7日上架的Netflix原創劇《逃出危城》(To the Lake),顧名思義,劇情也跟湖有關,不過卻非索命而是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早於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首季8集劇情已很有前瞻性地講出一種會入侵人體肺部的未知病毒,將莫斯科變成了末日死城。根據蛛絲馬迹,病毒來源有機會來自中國,儼如神預言,也跟韓劇《屍戰朝鮮》有異曲同工之妙,疫下看此劇別有一番滋味。

莫斯科爆發神秘病毒,在主要幹道實施封城禁止人車出入的軍人,身份成疑。

這齣俄羅斯首批自家製作談及世界末日的驚慄劇原名為《Epidemiya》,近日攻佔香港節目排行榜第4名,改編自Yana Vagner撰寫的暢銷書《Vongozero》,反而像一套恐怖片包裝的家庭倫理劇。講述莫斯科突然遭受不明病毒襲擊,受感染的人類會咳血、眼睛變紅、三四天內死亡,導致全國政府機關癱瘓、停電缺水,人民為了爭奪糧食溫飽而大打出手,以保護家人與愛人。原本就互看不順眼的3個家庭誤打亂撞展開逃往維戈澤羅湖(Lake Vongozero)的救命之旅,這湖真的有遺世獨立的方舟能讓他們安然度過疫情?

撰文 : 鄺素媚

欄名 : 型男玩物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