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比利時劇《陪審十二人》 令觀眾一邊看一邊爭議案情的法庭劇

博客 16:21 2020/07/22

分享:

Netflix比利時劇集《陪審十二人》(The Twelve),透過12位陪審員的角度,審視涉及雙重謀殺的世紀審訊。

Netflix比利時劇集《陪審十二人》(The Twelve),透過12位陪審員的角度,審視涉及雙重謀殺的世紀審訊。雖然沒有德國劇《闇》(Dark)般燒腦懸疑,但作為法庭劇,《陪審十二人》把被告、原告和陪審員的故事互相交疊、對照之手法,令觀眾看得相當投入。到底陪審員眼中被告罪名成立嗎?真相又是如何?

法庭戲通常圍繞謀殺懸案,主要角色多是被告及控辯雙方的律師,一班陪審員往往儼如布景板,事實是陪審團在法律體制中舉足輕重。
過往也有以陪審員為主角的出色電影,最著名的是1957年荷里活黑白片《十二怒漢》(12 Angry Men),陪審員在法院內的閉門激辯,最為人津津樂道。近代名作則有由John Grisham小說改編的荷里活懸疑片《幕後陪審團》(Runaway Jury)。

《陪審十二人》不但懸疑感強,也有甚多篇幅刻劃角色性格。(網上圖片)

兩宗兇案錯綜複雜
一季共10集的2019年比利時劇集《陪審十二人》,特別在法庭內與法庭外的戲各佔一半,12名被抽籤選中的陪審員(另有額外兩名候補的陪審員),當中有6位觀眾會認識到他們的背景。案件本身涉及人物不少,隨着證人庭上作供,時間綫遊走於16年前後的兩宗謀殺案,所以煲劇時要留心細節,才能搞清人物關係,以及事件的始末。

故事發生在比利時根特區,身為校長的Frie,被指控於2016年殺害了只得兩歲的Roos,以及於2000年元旦殺死19歲女大學生Brechtje。Brechtje和Frie當年份屬好友,Roos則是Frie與前夫Stefaan所生的女兒。Stefaan曾與Brechtje拍拖,之後跟Frie一起,二人結婚逾10年才誕下Roos,但在妻子懷孕期間,卻搭上她的同事Margot。
Stefaan和Frie離婚,結果Roos撫養權歸他。一晚,於睡房中休息的Roos卻被人潛入房內,並用破碎玻璃割傷頸部,送院後不治。

Stefaan(中)控告前妻Frie謀殺兩歲親生女,以及在16年前殺害了她的閨密,也即是他的前女友Brechtje。(劇照)

陪審員眾生相
悲痛的Stefaan相信女兒是前妻所殺,而Brechtje之死也跟Frie直接有關,加上警方找到Brechtje案有關她的不利證據,於是她同時面對兩宗謀殺指控。
與此同時,12名陪審員在法庭上被隨機選出。這班互不相識的陌生人,其背景和經歷會怎樣影響他們對案件的看法?正是此劇重心。
創作人Bert Van Dael及Sanne Nuyens表示,此劇案件並非以真實事件為藍本,不過他們訪問過不少曾當陪審員的人士作資料搜集。有女士透露聽審時察覺到其丈夫的行事作風有點似被告,令她擔心有朝一天會變成另一位受害者,因此決意離開丈夫。

Delphine有一位控制慾極強的丈夫,她在被告身上竟看到丈夫的影子。(劇照)

劇中少婦Delphine也有類似擔憂︰當陪審員令她未能接3名子女放學,她遂求助男波士,此舉卻令吃醋老公變得更加橫蠻無理。

情慾嫉恨惹的禍
另外,有陪審員因為失去子女撫養權,對被告的處境感同身受;有人在家被女兒忽視,但當陪審員卻令他有存在感;又有人因為金錢問題而不惜犯禁,將陪審團內幕賣料予傳媒,可說各有故事。

比利時沿用的法制跟香港的不同,但陪審團仍然是重要一環。此劇揭開陪審員的背景和經歷,如何影響他們對案件的看法。(劇照)

創作人表示比利時上任政府曾認為12人的陪審團的制度成本太高,有意改革,因而引起爭議。公眾的討論,就觸發了他們創作這個以角色推動的犯罪懸疑劇。
隨着不同證人、警察及心理學家等作供,觀眾和陪審員一樣,有時會不相信女被告,有時又會對她的處境深表同情。但是否每位證人都在庭上講真話?抑或有所隱瞞?陪審員對於Frie有罪與否,各有不同看法,他們會有何結論?案件的真相又是怎麼?

Info
《陪審十二人》共10集,已於Netflix上架。

 

撰文 : 胡慧雯

欄名 : 型男玩物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