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酒評家James Halliday拍賣自家珍藏  究竟DRC有多好?

博客 19:52 2020/06/03

分享:

Langton's Auction由即日起至6月28日,網上拍賣James Halliday的DRC珍藏。

Robert Parker退休,大家還認識哪些酒評家呢?英國的Hugh Johnson、Steven Spurrier、Oz Clarke?澳洲的James Halliday?南非的John Platter?還是因為這些上一代的酒評家,退休的退休,少露面的少露面,已經轉投「新歡」,如近年湧現的一大堆Master of Wine--Jancis Robinson、Jeannie Cho Lee、Lisa Perrotti-Brown;又或者動作多多在香港很活躍的James Suckling,以致熟悉法國酒的Neal Martin及Michel Bettane?

雖然澳洲酒評家James Halliday拍賣法國酒有點奇怪,但畢竟DRC是有價有市。

筆者學酒的年代,都是看Robert Parker、Hugh Johnson、Oz Clarke、James Halliday的書,今天當然是上網Google下便成。James Halliday自1970年開始寫酒評,出版了超過70本書,其中最風行應該是《Australian Wine Companion》,每年一本評價澳洲酒。但原來他自家收藏最昂貴的葡萄酒,仍然是法國的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DRC),估計值100萬澳幣。

最近James Halliday在《Weekend Australian》撰寫文章,指他家中收藏的葡萄酒已達1萬瓶,而DRC是在60年代末70年代頭開始購買。一直以來,主要透過倫敦佳士得拍賣行、在澳洲84年已開始賣酒的酒商(Negociants),以及直接從DRC購入。現在大概收藏了260瓶DRC,他只與朋友分享過,但從沒有賣出過,今天在邁向82歲生日之際,他透過Langton's Auction(https://www.langtons.com.au/auctions/this-week)網上拍賣這DRC珍藏,由即日起至6月28日。

Langton's Auction現已開始拍賣James的珍藏,有興趣可到網上競投。(網上截圖)

全球爭奪5,500瓶DRC

筆者曾經訪問過James Halliday,其中一條問題是:你最喜歡哪一款葡萄?他當時答說:Pinot Noir。難怪他對布根地的DRC那麼鍾情,因為布根地主力就是以Pinot Noir釀製紅酒。

DRC這酒莊最初是由4個葡萄園起家,1760年,Prince de Conti購買了酒莊後,酒莊的出品都歸他自用。經過數次易手,直至1869年,DRC才由今天的兩個家族所擁有。DRC那不足30公頃珍貴的葡萄園難得之處,是沒有受19世紀在歐洲肆虐的Phylloxera(蚜蟲)影響。而每年只有5,500瓶的產量,令到DRC的價格一直上揚。

James曾提及1998年到訪DRC。筆者2012年去布根地出差時,也只是在酒莊門口及葡萄園經過,到此一遊而已。

James擁有最舊的DRC珍藏是1942年,值得注意的年份還包括1948、1962及1971年,以及他一直以來的最愛--1978年。

他清楚記得他第一次喝DRC時,情景就好像昨天發生一樣。他只是聞一聞,頸後的頭髮就豎起,呆了一呆,從沒想過有這麼優雅的香氣。聞已那麼享受,他差點忘記嘗一口。

2005年,在一場絕大部分都是1929年的葡萄酒晚宴上,他喝到1929年的Romanee-Conti,還要是magnum裝,售價是6萬澳幣(約港幣318,625),成為當晚全場的焦點。

James Halliday第一口的DRC,原來是1962年的La Tache。

6個葡萄園6枝酒各有優點

James說他有超過6枝的La Romanee-Conti,即DRC最高身價的葡萄酒,當然是被大家炒起,但是否DRC其他出品也不濟?聽聽James如何評價:

James Halliday點評這6枝DRC的極品。

Echezeaux:這葡萄園一直出產表現力強的紅酒,有誘人的花香、紅果的甜美,以及如絲絨般的單寧。

Grands-Echezeaux:酒莊會簡稱它為Grand,James說,某程度上已認可其酒質。相比Echezeaux的出品,更豐滿、更具結構,有著黑果及野味的風味。

Romanee-St-Vivant:James對這葡萄園的出品是有點偏愛,就算酒莊未購買、未改善之前已經情有獨鍾,收購後葡萄酒更芳香、酒質更柔順。James會將它排名於La Romanee-Conti及La Tache之後。

Richebourg:許多DRC的粉絲都覺得Richebourg葡萄園應該排在La Romanee-Conti之後,原因是那如絲絨般的柔順。但James的看法是需要多些時間去發揮其魅力,尤其是絕佳的年份。

La Tache:許多人都覺得只陳年20年的La Tache及La Romanee-Conti的葡萄酒是很難分辨出來,而且很容易會覺得La Tache較佳,因為那難以置信的芳香,以及那驚人的餘韻。

La Romanee-Conti:這麼多年來,不用多說,James試過許多次La Romanee-Conti,最難以忘懷是1956年,是在酒莊酒窖中矇瓶品試。那時候葡萄樹只是種植了10年,但已經有驚人的表現,令James留下深刻印象。

可能大家會覺得:我都買不起DRC來喝,但有部分葡萄園不是DRC獨家擁有,相對便宜一點,有機會大家可以嘗嘗箇中風格。

 

撰文 : 何小雲

欄名 : 型男玩物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