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的2.0》「醉酒羅小姐」譚凱琪只飲90 Lafite 為何是90年不是82年?

博客 16:49 2020/05/28

分享:

《降魔的2.0》屢次提起波爾多酒莊Lafite,彷彿5大酒莊就只有Lafite獨尊。

話說在《降魔的2.0》飾演羅小姐的譚凱琪,因為知道莫家淦飾演的「餞男」有90年的Lafite,便跟了他上小馬的的士,結果差點被人落迷藥。本身是海之精靈的羅小姐,當然沒有那麼容易被騙,最後將的士半天吊,嚇退「餞男」,但就向小馬抱怨:

他是壞人,給我喝溝渠水;說是90年的拉菲紅酒,難喝到死。

為何是90年Lafite,而不是82年呢?82年是公認波爾多的世紀年份,而59、86、96年,酒評家Robert Parker曾給與接近滿分及100分,而2000年《Wine Spectator》亦評100分,還有05及09年也是不俗的年份,但偏偏編劇不選80年代人所共知的82年,而選90年代不算標青的90年份,許多疑問就出來了。

同一劇集《降魔的2.0》,啤啤(劉佩玥飾)母親貝太原來早已買定女兒出生年份的Lafite,打算待啤啤結婚時開來飲用。又是Lafite!

Lafite在香港很少宣傳,我喝到的機會也很少,唯一一次5大酒莊同場喝是2000年份,那次個人鍾情Latour多一點。

為何在波爾多五大酒莊中,普羅大眾仍然停留在只認識Lafite,而其他4個酒莊就好像隱形了似的?或許是與Lafite在國內被炒起有關,只要高官名人喝過,大家就會一窩蜂追捧,但是否代表其他4個酒莊就不濟呢?

1.Chateau Mouton-Rothschild(武當)

除了Lafite,相信另一較為人熟悉的五大酒莊,就是Mouton。與其自1945年每年請畫家繪畫酒標有關,而且當中不乏鼎鼎大名的畫家,如畢卡索、達利、夏卡爾等。動輒幾千元一枝Mouton飲不起,可以試旗下擁有的酒莊,如Domaine de Baron'Arques只是二百幾元一枝。

雖然Mouton 2000年不是由畫家繪製酒標,但那黑底金羊的設計,極罕!

2.Chateau Latour(拉圖)

有人稱Latour為「酒中之皇」,其陽剛硬朗風格尤其明顯,剛好與優雅的Lafite相對;而61年的出品,更受人稱頌。而屹立在其葡萄園中央的17世紀圓塔(實質是鴿舍),更是酒莊的最佳「商標」。筆者多年前在東京還舉行Vinexpo的時候,有機會試了Latour及其二軍酒Les Forts de Latour共12枝酒,Latour仍然是82年最吸引,而其二軍酒則是96年最清新,果味較濃。

鍾情2000年的Latour,因為那次喝帶給筆者不同的層次,由最初的甜美,以致單寧引伸的苦澀,再來收結的酸度,都是五大酒莊一同品試中最突出的。

3.Chateau Margaux(瑪歌)

Margaux酒的特點,在於其誘人的香氣,以及細緻的口感。已故酒莊代表--總經理Paul Pontallier便說過,90、95、96、2000、03及05年,這些偉大年份比出色還要高一籌,因此不是Lafite 90年獨尊。 

Chateau Margaux, 1989:當年午宴試了Margaux 4 個年份,只飲盡了這一杯。香味澎湃,酒身硬淨而平衡,少許酸度貫穿,朱古力味殿後。

4.Chateau Haut-Brion(侯伯王)

數年前,蘇富比曾經推出過一次Haut-Brion的拍賣會,當年莊主設計了一個酒櫃,包括了8枝Haut-Brion歷年重要的出品--35、45、59、61、75、89、90及09年。優雅是Haut-Brion最大的特點,這與Merlot佔的比重多一點有關。近年也釀製了入門級數在超市可買到的Clarendelle,有紅、白、Rose及甜酒,以對抗新世界酒。

試過Haut-Brion 80年代幾個年份,仍然是以82年最佳,平衡得來收結硬淨兼持久。

 

撰文 : 何小雲

欄名 : 型男玩物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