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抗爭會將香港帶到哪裡?

博客 18:00 2019/11/22

分享:

暴力抗爭會將香港帶到哪裡?

德國東部的人說,他們不喜歡默克爾,她雖然來自前東德,但在位多年卻沒為東邊的人說過一句話,也沒有投放資源發展東部。事實上,自統一後,年輕人和有能力者都往西邊跑,只有老弱貧窮的留下來,工業凋零,居民的挫敗感令極右政黨有立足之地。

不過,德國的公民社會始終成熟,問題出現了,會有反思機制。我在德國時,有關討論此起彼落,多個公民組織力抗極右組織思潮,政府亦不得不作檢討。回望香港,不禁悲從中來,抗爭運動不僅未如預期踏入選舉月平靜下來,反愈演愈烈,理大一役或只是中場,還有更激的未發生。

問題是,政府只靠警方「止暴制亂」,沒其他化解危機方案;而運動亦只走向極端,公民社會並無明顯反思。有朋友感歎,撕裂喧嘩的香港其實沒有「沉默的多數」(silent majority),而是正存在「受嚇的少數」(terrified minority)。當和理、勇武繼續高呼不割蓆之際,受嚇的少數卻要每天面對暴力的後遺症。

有律師朋友分享了一些感受,他說:「我們很易因為朋輩和社會氛圍影響,而忽略了其他人的需要。我有個患腎病的朋友,因交通問題未能覆診,也影響洗血治療;另有些視障朋友,因地上布滿陷阱和交通燈損毁而不敢外出,殘疾朋友同樣遇上出入困難,他們是被忽略的受害者。」

然而,他的分享只獲得冷冰冰的回應。有人反駁,患肌肉萎縮症的朋友也上街抗爭了;有人認為,殘疾人士是長期被忽略的一群,因此更需要出來抗爭;更有人表示,他們可以如常上班,為何有病未能覆診等等。總之,面對強權,造反有理。在這個大前提下,大家似乎已慢慢失去某些人道價值。

究竟暴力抗爭帶領整個社會往何處去?

撰文 : 張翠容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