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人學嘢】PayMe大獲成功 全靠「Agile」呢個方法

博客 17:03 2019/07/31

分享:

PayMe大獲成功 全靠「Agile」呢個方法

記得華田之前問過一眾網友對Agile(敏捷軟件開發)有沒有興趣,反應還是不俗。在軟件開發的江湖裏,有一個開山祖師爺名為Waterfall(瀑布式開發),一般中文翻譯為瀑布式開發,想法很直觀,基本就是Requirement、Design、Development、Testing、Deployment,然後快則半年、慢則十年八載後,再來一個Big Bang,「終極版 PayMe」便面世了!

【延伸閱讀】【新手教學】如何搶先用到滙豐新版PayMe 2.0?

Waterfall基本上不論是Business side還是IT side其實都很愛,Requirement上Business可以一口氣把願望一一奉上,IT有齊所有要求便可以Design出「完全」的Solution(雖然我經已受騙無數次),然後在其後的Development、Testing和Deployment就自然無往而不利了。

那為甚麼要搞一個Agile出來跟Waterfall對抗呢?Agile Coach會跟你說一百萬個原因為甚麼Waterfall很爛很爛,但華田可以大膽說Agile在愈來愈多公司大行其道的原因只有一個:

老闆很討厭Waterfall,因為它真的很慢。

慢的原罪

沒錯,慢跟肥和窮一樣都是原罪,原因有三:

1. 儘管CEO一紙任期可以有5年,但股東的耐性只有5個月(或更少),如果開發一個新服務新產品要2年時間,這應會成為是下任CEO的新產品。

2. 競爭對手無處不在,搶奪市場往往比提供完美Solution來得更重要。大家想想如果 PayMe是在後FPS的今天誕生,應該沒有人會用吧。

3. 世界變得太快,就算沒有競爭對手,2年前和2年後的顧客口味可能經已大逆轉,我想沒有老闆想自己花了2年時間做一件市場經已不喜歡的產品吧。

Agile如何解決Waterfall的問題呢?

Waterfall和Agile的運作原理。

大家細心留意上圖,會留意到在Agile的世界會有一個又一個的Iteration(疊代)即是整個Waterfall流程會變得零碎,途中不斷有新產品/新功能推出市場,而在實際運作時每個Iteration之間更會同步進行,以壓縮新產品/新功能的距離。

這種做法正正在解決上文3個慢的原罪:盡快推出以應付股東、盡早爭奪市場以截擊競爭對手、盡量調整產品以回應市場喜好。

【延伸閱讀】WeChat Pay HK新增交電費功能 推廣期送$20電子現金券

PayMe又如何以Agile取得市場優勢?

從PayMe看Agile

大家可以細心想想PayMe version1.0時是怎麼樣的:只准用信用卡增值、只有P2P轉賬和存款功能、只容許透過Whatsapp/SMS,這便是PayMe的第一個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簡可行產品)了。從2017年初面世至今,PayMe不斷推出新MVP,不斷調整,務求每個MVP都在回應市場的需求。

從宏觀到微觀看Agile

從宏觀角度看,Agile就是要透過一個又一個的Iteration令產品不斷推出,從而解決傳統Waterfall的幾個大問題。

而要令這個願望實現,微觀上整個開發團隊的生態也必須有所改變,正如Manifesto for 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 (敏捷軟體開發宣言)所言:

Manifesto for 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 (敏捷軟體開發宣言)。

如何才能着重Individuals and interactions、Working software、Customer collaboration 和 Responding to change便成了大哉問。

Disclaimer:
華田私底下擁有PSMI資格,不過只代表我考試嗰刻好識Agile。

【(節錄)文章來源:華田銀行;已獲授權轉載。原題:銀行閑談 (36) — 從 PayMe 看 Agile】

【關於作者】
兒時夢想做i-banker,結果做了bank worker,還要是retail那種。過去在各大小銀行不同部門流徙,叫人借錢、催人還錢、審批貸款、出股票app、出借錢app、出信用卡、廣告策劃、銷售管理、分行佈點、生物認證、電子排隊、機器學習、敏捷開發,到現在還未安定下來。不懂財經、不懂經濟,只想談一下「銀行」這回事。

撰文 : Wallace Tin

欄名 : 華田銀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