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政局動盪觸發大規模撤資? 五指標把脈未見走資

博客 07:30 2019/07/18

分享:

近月多個反修例示威,最終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加上焦點新股先後取消上市或削減集資額,政局動盪觸發資金撤港的憂慮迅速升溫。

數字會說話,要讓走資憂慮降溫,最好以實際的市場數據說服大家。雖然難斷言個別富豪或企業,有否因事件而有所動作,但綜合宏觀財金數據看來,現階段的確並非指向大幅資金流走。

理論上,判斷走資一般以港滙、貨幣供應量M2、銀行體系結餘、港元拆息,以及外資資金流的市場指標衡量,惟目前均未見上述指標,指向資金外流的跡象。

港滙偏強  M2未見顯著收縮

首先,若資金大舉外流,港元需求減少,港滙理應轉弱。但港元自年初起,漸由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逐步轉強至最新7.81水平,而且較一個月前、年初都轉強,難證資金大舉流出。

其次,據金管局數據,5月份M2規模14.5萬億元,按月減少1,201億元,是今年首次縮減,但規模並不大,而且情況在去年6月及10月亦曾出現,當時兩次走資亦只維持一個月。還需觀察金管局本月底公布的6月份M2是否持續下跌,方可初步判斷。

所謂貨幣供應量M2,簡單而言,即包括流通貨幣及銀行存款總額。換言之,若有大額資金從香港搬走,雖然數據會有兩個月滯後,但必然會反映在M2上。

銀行結餘不變 拆息更受季節性因素影響

銀行體系結餘方面,雖然自去年4月起金管局入市接錢,銀行結餘不斷減少,今年以來再減221億元,但自4月起走資情況已喘定,維持在約540億元水平。

拆息方面,曾於今年6月底,受半年結、新股集資等季節性因素,隔夜拆息一度扯高至逾3厘,反映市場對港元需求強勁。隨着資金需求回穩,拆息即應即回順至1厘以下水平。

拆息下跌當然可以解讀為市場需求疲弱,但必須將拆息與港滙共同參考—以97年金融風暴為例,當時市場恐慌情緒升溫,市場拋售港滙,隨即而來便是:港滙急速貶值、而且拆息大幅抽高。

但今次港滙其實是跟隨拆息上落而波動,主導拆息及港滙的,更多是市場對港元資金需求的季節性因素,而非關港滙信心問題。

港股基金今年累計走資逾200億

多個指標當中,唯一明顯指向走資的是港股互惠基金及ETF,近一個月或今年以來流走規模,分別達94億和246億港元,但相信更繫於中美貿易戰及內地經濟隱憂。

若再參考主板成交,近一個月的日均成交額約790億元,雖然較今年以來縮減17%,但其實與2017年上半年的日均成交相若。數據未有明顯方向。

上周的沙田示威最終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流血收場。(資料圖片)

不過,修例事件發展至今,可說已演變成更深層次的社會矛盾,隨着市民短期內會發起更多示威或不合作運作,若有更激烈衝突爆發,不排除會波及投資市場情緒,各界亦需密切留意上述的市場指標發展。

撰文 : 今星

欄名 : 經人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