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取消最低結餘收費 原來背後話畀對手聽「螳臂擋車」

博客 09:00 2019/07/09

分享:

滙豐取消最低結餘收費 原來背後話畀對手聽「螳臂擋車」

自6月18日,滙豐宣布8月起取消「運籌理財」 (Advanced Banking)或以下級別戶口的最低結餘收費後,中銀香港率先於3天後即6月21日跟隨,然後渣打於6月25日亦決定跟機,取消「Premium理財」或以下級別的服務費。

【延伸閱讀】最新銀行免收最低結餘收費懶人包!

在三大發鈔行紛紛表態後,6月26日恒生及東亞也加入戰團,在短短8天,全港五大銀行便把「最低結餘收費」(Low Balance Fee)幾乎掃進歷史的垃圾筒裏了。

看了數篇報道,內容均直指取消最低結餘收費是為了應對虛擬銀行(Virtual Bank)的競爭,或者它真的是催化劑,背後卻同時隱隱透露着香港各大銀行對「客層管理」的一些想法和部署。

今天先說一下最低結餘收費與虛擬銀行的關係。

滙豐與虛擬銀行

隨着金管局相繼發出虛擬銀行牌照,有全新的競爭者進入市場的同時,也有傳統銀行如渣打及中銀組成的財團參一把腳,卻遲遲未見滙豐的蹤影。

無他,因為根本沒申請。早在2018年年中,Andrew Eldon已經表示對申請虛擬銀行牌照沒興趣,反而會在未來2年投放150至170億美元至數碼銀行方面,PayMe便是其中一員吧。

知道這個背景後,事情就變得有趣了。

滙豐精心部署的一着棋

既然虛擬銀行最大的優勢是成本較傳統銀行為低,又不會設最低結餘收費,既然滙豐不打算申請虛擬銀行牌照,作為大哥的他,只需取消最低結餘收費虛擬銀行便贏不了吧,那什麼時候取消最好呢?

當然是對手已投放大量資源心力時間去申請和建設虛擬銀行後,滙豐再迎頭痛擊就好。這招有2大厲害之處:

一是四兩撥千斤。取消最低結餘收費的成本相比起虛擬銀行實在不值一提,其最大優勢被滙豐一個行政手段便輕易化解,那申請虛擬銀行來幹麼?

二是陷對手於進退維谷之地。滙豐作為龍頭,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市場指標,各銀行對滙豐的按揭息口、存款息口、HIBOR、服務費、按揭回贈等的變動一直都莫敢不從。但這便回到上段文字的核心,既然傳統銀行取消最低結餘收費會削弱虛擬銀行的優勢,如果其他銀行跟從滙豐取消收費便是自相殘殺、助紂為虐;但不跟從便是螳臂擋車,連同本來的銀行業務也大有損失。

那麼各大銀行何去何從呢?看各大銀行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跟從,大家也很清楚吧。

【延伸閱讀】【虛擬銀行】8間虛擬銀行背景你知道多少?

 

【文章來源:華田銀行;已獲授權轉載。原題:銀行閑談(52)—滙豐為虛擬銀行戰打響第一炮】

【關於作者】
兒時夢想做i-banker,結果做了bank worker,還要是retail那種。過去在各大小銀行不同部門流徙,叫人借錢、催人還錢、審批貸款、出股票app、出借錢app、出信用卡、廣告策劃、銷售管理、分行佈點、生物認證、電子排隊、機器學習、敏捷開發,到現在還未安定下來。不懂財經、不懂經濟,只想談一下「銀行」這回事。

撰文 : Wallace Tin

欄名 : 華田銀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