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反修例」會否左右區選結局

博客 12:40 2019/06/20

分享:

【逃犯條例】「反修例」會否左右區選結局

香港社會又再變得動盪,因為特區政府打算修訂《逃犯條例》。「6.9」及「6.16」的香港大型遊行示威,最終特首林鄭月娥就處理修訂的安排向公眾道歉,並表示政府不會就修例設下時間表。

泛民「只說不做」 青年厭倦

社交平台上呼籲,選民在年底區選中以選票懲罰支持修例的建制議員,究竟泛民能否挾着現時洶湧的民情在年底區選中搶奪大量議席,並扭轉現時建制在區議會獨大的局面?

只要我們稍為細心回想和觀察,在整場反修例的運動中,除了民主黨的鄺俊宇靠其個人魅力獲得年輕粉絲支持外,其他泛民政黨領袖的表現可謂乏善足陳。如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在「6.12」集會時勸喻示威者不要擲磚,被年輕人質疑是否想跟他們割席。泛民在警方清場後發出聲明亦被批評只懂事後「抽水」,似乎參與反修例運動的年輕示威者早已對傳統泛民「只說不做」的手法感到厭倦,泛民實難以像以往般,靠事後批評政府,便能自動繼承反修例運動的「政治光環」。

抗爭「政治素人」 年輕選民新寵

今次反修例運動中,部分年輕示威者以暴力衝擊警方防綫固然不獲廣大市民認同,但仍有相當數量的反修例人士支持年輕示威者敢於以行動向修例說不,並對在武力衝突中受傷或拘捕的年輕示威者寄予無限同情。倘若他們當中能以政治素人的身份宣布參選年底區選,並在競選過程中向選民展示傷勢及講述被捕經過,不但能大受將武力抗爭視為政治參與的激進年輕選民歡迎,更能吸納大量曾經參加過反修例遊行及集會的跨年紀人士選票,跟佔中後標榜自己是「年輕傘兵」便能輕易在其後一年的區選中獲勝如出一轍。

建制「血債票償」過於武斷

另一方面,縱使年輕網民不斷狙擊支持修例的建制議員,並呼籲選民在年底區選中要他們「血債票償」,但由此推斷年底區會選舉建制陣營將會兵敗如山倒卻又未免過於武斷。

以一區之隔的觀塘區和西貢區為例,兩區建制區議員面對的情況可謂南轅北轍。在佔中爆發後的2015年區選,無論是在廣德選區自動當選的雙料議員柯創盛,抑或是在佐敦谷選區拋離對手的青年民建聯主席顏汶羽,兩人所屬選區都是以40歲以上的選民為主。

以佐敦谷選區為例,根據2018年各區議會選區登記分布紀錄,在9,826名登記選民中,竟有7,012位登記選民屆滿40歲以上,佔整體人數逾7成。因此可以推論,即使社交平台上發起「血債票償」的年輕網民真的付諸行動,也未必能對這些爭取連任的建制區議員構成致命一擊。因為他們的票源大多來自40歲以上的中年及老年人,而他們當中不少都是建制「鐵票」的樁腳,不容易受反修例運動所動搖。而剩下的選民也會多關心現任區議員在過去4年如何幫助他們解決民生上的問題,而非單純考慮他們的政黨背景,不會貿然響應「血債票償」的呼籲。

中年選民 關心民生輕政黨背景

相反,近年以「港島東延伸」為招徠,吸引大量中產及專業人士定居的將軍澳區,建制連任議員則面對更大的挑戰。

在2015年,區選僅以94票險勝的民建聯富藍(前稱富裕)選區區議員陳博智,該選區年屆40歲以上的選民雖然仍佔7成以上,但以泛民票倉見稱的新界東,建制「鐵票」的樁腳其實並不穩紮。

此外,參考剛過去幾次的立法會補選數據分析,私人屋苑的選民比較偏向泛民,定居在富藍區的蔚藍灣畔選民會否在經歷今次反修例運動後,更堅定要以選票將現任建制區議員射下馬呢?

由此可見,反修例運動對建制區選議員在每個選區的影響都截然不同,必先要仔細分析該選區的結構及特色,才能作較準確的預測,絕對不能一概而論。

【原文:反修例能否左右區選 還看兩派部署

撰文 : 王偉傑 政賢力量、時事評論委員會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