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活動影響經濟 到底是誰的責任?

博客 08:30 2019/06/19

分享:

【逃犯條例】政治活動影響經濟 到底是誰的責任?

2019年6月可以話係香港有歷以來最團結嘅月份,2天的遊行,1天的佔領,香港從來沒有如此政治化過。香港人最終明白:政治不是洪水猛獸,政治是眾人的事,你不理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616的200萬人遊行,一如所料地和平理性,突顯了香港人在世界上的獨一無二,未知灣仔的髮型屋大哥又損失了幾多十萬元的生意,在此窮生表示遺憾。

我實在不應該用如此置身事外的講法去調侃這位髮型屋大哥,因為損失是事實,我也逃不過這個損失的命運。窮生也是一名服務業小企業的老闆,我是做假期生意的。6月原本也算是旺季,今個月由於有大半個月的遊行活動,我的生意比往年大跌一半左右,今個月,坦白說我是要勒緊褲頭捱過去。幸好大家知道窮生是多元收入的倡導者,沒有了一方收入,也有其他的在支撐著窮生的生活。

相關文章:【窮家有道】兼職freelance 四大收入相輔相成

錢賺少了當然很傷心,不過各位得冷靜想想,當抗爭活動影響經濟和消費意欲,到底是誰的責任?

抗爭者是原來的消費者

我以髮型屋大哥的例子做比喻,本來我要去ball,要set個靚頭去威,去釣金龜。由於這個消費需要一直都在,所以髮型屋大哥年收3,000萬,這3,000萬是源於香港歌舞昇平,大家有時間溝仔溝女,你的生意才能大賺,你才能向上流。

現在因為你的舖頭開正在遊行區,不能做生意,所以你在網上炮轟示威者倒你米,害你虧錢了。這表面上好像很合理,但你想清楚,200萬人上街,你的客人,好可能當日就在街上,不同的只是他們不入你的門口,原因不是因為你的門口被堵了,而是這個消費的需求沒有了。

那問題就是,消費的需求沒有了的原因是什麼?就是消費者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來了。是因為要遊行,是因為社會不和諧了。而大家都知道,這場遊行不是民陣叫大家出來,大家走出來的,吹雞的不是民陣,而是特區政府。那是令我和髮型屋大哥蒙受損失的,到底是我們的消費者,是draw走了我們的客人的民陣,還是令到香港政治不穩而影響香港人消費意欲的特區政府呢?

香港營商環境變差,誰來負責?

其實,也不是所有行業都因為遊行而損失,我肯定遊行區的便利店以及食肆,兩個星期日都大賺收場,消費需求就是如此快速地流動,以及愈來愈受政策主導。我這兩個星期日遊行之後到其他區食飯,都看見街上明顯少了人,平時要排隊的店當日都不用排隊,不知道今個月睇住盤數下跌的老闆有沒有想過,這是誰令生意更難做,令到本來暑假檔期應該有利可圖的消費旺季白白浪費掉呢?到時阻人搵食,搞亂香港的是哪一方呢?

相關文章:愈窮愈見鬼 點先可以脫貧

作為中小企老闆,我都好唔鍾意咁多遊行示威,咁多政治爭拗。因為大家開開心心,舒舒服服我地先有生意做,我地唔係做必需品生意,香港經濟唔好,對我地營商環境影響好大,我冇髮型屋大哥咁大生意啦,就係呢兩星期六日的4日假期,一日做少幾千蚊生意,今個月都搵到幾萬蚊。呢筆數對切切實實個個月要交租既中小企黎講都咪話唔傷。所以我懇請政府冷靜,唔好將市民放在對立面上,和諧社會呀嘛!唔係大家就執咗間公司,用筆錢去海外買吓樓,買吓bond,買吓reits收息就算架喇!

民陣於6月16日再度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並稱遊行人數接近200萬人。(張永康攝)

【文章來源:窮家有道;獲作者授權轉載。原題︰示威活動頻繁影響經濟,到底是誰的責任?】

【關於作者】

窮一生,80後多媒體設計師、《窮家有道》網站主理人及《戒窮》作家。22歲由3萬元總資產、12K月薪起步,26歲儲到人生第一個100萬,30歲再翻數倍,座右銘是「學會掌握理財技能,使我可以『窮一生』的追逐興趣」。

撰文 : 窮一生

欄名 : 窮家有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