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1989

博客 13:00 2019/06/05

分享:

回望1989

回望一九八九年,的確是大時代的一年。既然是大時代,當然牽扯到全球的變化,即是世界到了一個轉捩點。如何面對這一轉捩點的挑戰,都會因不同地方的處境和有關政府的應付方式而異。

當時,中國和前蘇聯及東歐同屬社會主義陣營,他們同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出事」,不少人認為這是社會主義和共產黨自取滅亡,證明了西方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的優勝。不過,我的問題是,為何是一九八九年?難道大家的歷史軌迹都是一樣?

我就是帶着這個問題來到東歐,那是漫天風雪的八九年十二月,首站是羅馬尼亞。我首先來到巴黎,跑去火車站的購票櫃位,職員問我去哪?我隨口說要往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首都),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這個國家在哪裏,可能它是東歐變革最後一隻骨牌,唯一一個因革命流血的國家,我來之前,該國領導人正給人民就地正法。

就這樣,在風雪中我踏上一條未知之路,卻是激發我對世界的好奇,對國際事務採訪的興趣,這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進行自己的跨國採訪,一個人掮起背包,滿腔熱血,卻是懵懵懂懂。

撰文 : 張翠容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