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打擊】乳癌被誤診為水瘤 社工再患罕見高毒性腫瘤

退休及生活保障 13:04 2019/04/24

分享:

【雙重打擊】乳癌被誤診為水瘤 社工再患罕見高毒性腫瘤

患上癌症,已叫人萬分沉重,若同時兩種癌症來襲,隨時令人心或身都潰不成軍。Phoebe(陳菲比)是社工,30年面對肢體殘疾人士,當自己身份轉變為病人時,一樣曾走過低谷。她先後患上兩種癌症,分別是乳癌和位處大腿的高毒性腫瘤。

其實在這之前一、兩年,她已發現右胸乳頭有液體流出,醫生指是乳腺增生,以手術吸走便以為心安。到2012年,她再摸到同一位置有凸起的粒狀物。「摸上去的粒粒實實的,已質疑是否乳癌的徵狀。」

照超聲波,確發現有水瘤,於是安排進行切除水瘤手術。覆診時,醫生指她一切安好,但其實是醫生拿錯另一位病人的報告,細心核實看清楚,Phoebe的水瘤化驗後證實是癌細胞,要進行乳房切除手術。

左腳肉瘤大如木瓜

噩夢未完,Phoebe同時間發現左腳大腿有一肉瘤有愈來愈大傾向,情況不尋常。

「我的大腿肉瘤由起初的腫起一片,半年之間已大如木瓜。之前看過不少醫生,觸診後都說沒大礙,純粹肉瘤很多中年人也有,千萬不要割除,否則易翻發。」她大安旨意,但令她心感不安是,肉瘤半年間大得不尋常,當坐下或上洗手間,會有一種壓着的麻痺感。在Phoebe再三堅持下,醫生終替她照超聲波及自費照磁力共振(MRI),並拿組織化驗,這是高毒性腫瘤,屬於第3期癌症。

高毒性腫瘤屬於罕見癌症,僅得1%發病率,有些人長了20多年都不察覺,因為可以無痛無徵狀,待發現時已屆後期。

病痛折磨否定自己

Phoebe的乳癌是1A期,雖無轉移至淋巴,但手術同時要割掉3粒淋巴,之後需做化療。大腿的高毒性腫瘤,手術進行了數小時。四頭肌切除了四分三,要以另一塊肌肉填補傷口來支撑行走。

化療期間,一切好壞細胞都殺掉,人極疲倦。有次她去化療,腳套着腳架,支着四腳叉,拖着疲累的身軀行10分鐘到化療的診所打升白針(化療期間提升白血球指數)也力不從心,足足行了30分鐘。「當時曾想過放棄,但社工的訓練令我明白到,人跌低了不能放棄,要重新站起來。」(節錄)

【原文:兩種癌症夾擊 社工:病後要活在當下(收費文章)】

撰文 : 周美好

欄名 : 危疾知多啲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